2010-2012年

今天随手翻了一下QQ空间里自己发过的分享。虽然在很久之前将有关纳粹的分享删过一遍,但还是有八百多条。看着自己从前的分享,突然觉得自己挺好笑的。2010-2012年间疯狂的分享欧美流行音乐的MV,彰显自己与大多数同龄人不同。再早一点就全是一些有关纳粹的内容。曾经一度疯狂崇拜纳粹、希特勒,现在看来的确自己当时非常不成熟。

2010-2012年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间段,从自己的分享中也可以看出,这段时间自己非常“中二”。大量的分享内容都有关国外流行文化,还以能翻墙上twitter、facebook为荣。在同龄人中就像个异类,说简单点就是装。在中国,由于防火墙的存在,接触国外互联网信息较为困难。我第一次翻墙应该算比较早,在小学的时候就能熟练使用轮子开发的各种梯子。使用过轮子的梯子的人都知道,这些梯子打开的主页内容都是一些有关政府的负面内容。长期使用这些梯子,思想上难免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自己开始变得愤世嫉俗,谈起Jun 4th这些事也是如数家珍。当时微博刚刚兴起,也不像现在限制这么多。就经常关注诸如“变态辣椒”、“老榕”之类的大V。现在发现,自己当年也相信了许多“秦火火式”的谣言。不夸张地说2010-2012年间,自己就是一个“民主小斗士”。家里向来言论自由,自己也经常和家人辩驳争论有关政治的话题。按照这个趋势下去,我可能迟早会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。

2010-2012年间的特殊不但是因为自己思想的变化,还在于自己的矛盾。自己从小是个军迷,小学时就省下零花钱卖军事杂志。为了一期漏买的的过刊,几乎能跑遍老城区所有报亭。当时的我一方面痛恨这个万恶的政府,另一方面又对解放军十分崇拜。作为一个红裤衩,分享的铁血网内容几乎与分享的负面内容一样多。矛盾愈来愈多,也让我愈来愈成熟。

2010-2012年间我应该算是一个死宅,缺少与身边同龄人的沟通,这个问题至今也仍然存在。在这期间第一次接触到了A站、B站,幸好自己对于ACG也没有太大的兴趣,没有就此堕落于二次元世界。自己对接触异性十分害怕。经常是躲着女生,能不见面就不见面,应该是自卑心理作祟。不单单是异性,就算是男生也不太想有任何交集,限制了圈子的大小。对于与外人接触十分厌烦,这种不正常的心理严重影响了与同龄人的交际。

没有结语,过几年再回首看看2013-2015年。

--EOF--